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旅游新闻 >

事发荆门!父亲失联,母亲想给孩子找个家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7-18 03:1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编者按

记者来到荆门市康复医院新生儿科时,天天(化名)正在酣睡,白白净净的小脸非常可爱。天天是新生儿科的护士给孩子取的名字,“他的妈妈姓田,我们就给宝宝取名叫天天(化名)。”天天在新生儿科住了近两个月,他的妈妈却一直未曾接他回家。自今日起,荆门新闻网将推出“婴儿‘天天’归家记”系列报道,探寻“天天”的身世之谜,帮助孩子找到自己的归宿。以下是“婴儿‘天天’归家记”系列报道之一:《父亲失联,母亲想给孩子找个家》全文。

在新生儿科滞留的天天(化名)

婴儿滞留医院近俩月,医护人员力不从心

2020年5月25日,天天的母亲田琦(化名)独自来到康复医院,不久,天天出生了。由于天天出生时仅36周,尚不足月,一出生便被送到了新生儿科,住进了保温箱。6月4日,天天各项指标正常,可以出院回家了,而他的妈妈至今仍未曾接他回家。

“天天在我们新生儿科住了快2个月了,他的妈妈只来看过两三次。”护士长说。

说起天天,护士长又心疼又犯愁。孩子非常可爱,科里的护士都喜欢抱他,可近2个月的时间里,新生儿科的护士既要上班,还要排班照顾天天,时间一长,实在有些力不从心。

“天天穿的衣服是我们科里的护士从家里拿来的,纸尿裤、奶粉还有一些日常用品都是医院和科里的护士买的。”护士长告诉记者,到目前为止,天天住院和日常喂养的费用已经超过4万元。

单身母亲身世坎坷,孩子父亲无端失联

在医院的帮助下,记者见到了天天的母亲田琦。

田琦是外地人,上小学时,田琦的父亲去世,她跟随母亲辗转来到了荆门。初一毕业后,田琦辍学,第二年,田琦的母亲去世。年仅十四五岁的田琦孤苦无依,四处打工养活自己。

田琦告诉记者,2019年4月她认识了天天的父亲,2019年9月田琦发现自己怀孕。“当时他的爸爸也没说不要,也没说要结婚。”田琦说。到了2019年年底,孩子的爸爸说要外出做生意,从此便杳无音信。此时,田琦肚子里的孩子月份已大,一来引产有危险,二来受疫情影响,无法前往田琦的老家办理引产手续。就这样,天天来到了这个世上。

田琦没有工作,父母早逝,孩子的父亲联系不上。4万多元的住院费以及往后养孩子的钱都是不小的开支,田琦称其无力承担。“我没有工作,房子也是跟别人合租的,即使把孩子抱回去我也养不活,我就希望能把他送给一个好人家。”田琦说。

孩子父亲下落不明,领养手续“卡了壳”

田琦告诉记者,为了孩子她也“跑了不少地方”。

她先是咨询了儿童福利院,因天天有母亲,并非弃婴,按照规定儿童福利院不能接收。田琦说她外出打工时认识了芸姐(化名),芸姐结婚多年但一直未有孩子,得知田琦的事表示愿意收养,但希望能办理合法的领养手续。

看到希望的田琦又咨询了民政部门,民政部门工作人员告诉她,如果田琦想把孩子送养给芸姐,需要孩子的父母双方签字认可,办理合法送养手续,将来孩子才能“名正言顺”。可如今孩子的父亲一直联系不上。

“孩子的父亲也不是荆门人,应该是浙江的,我也没看过他的身份证,说不定他的名字都是假的,我之前的手机也丢了,没有他的联系方式。”田琦说,她无从得知孩子的父亲姓名、身份证号、手机号码,更没有照片,送养一事陷入僵局。

孩子住在新生儿科一天,产生的费用多达数百元,田琦希望新闻媒体可以帮她想想办法,合法办理送养手续,让孩子有个好归宿。

记者手记:

记者见到天天时,护士长正拿着大风车逗他玩,他会咧着嘴笑,非常可爱。田琦说她希望给天天找个好人家,完成这件事她就去厂里打工谋生,下一步,田琦还将向律师寻求法律援助,荆门新闻网记者也将持续关注并推出后续报道。

来源:荆门新闻网 记者 阮馨瑶 见习记者 李梦莹